今天在木木的Bitcron群里,得知周良来了武汉,果断约了时间,见见这位认识多年却又素未谋面的博友。

我认识周良的时候,他还没有用上Ericec这么洋气的名字,那时候他叫“小武”,一晃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那是WordPress独立博客大热的时候,写博客的人多,我也是其中之一,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情是去访问博友的网站,看他们的最新发现、生活感悟、技术心得,也就是在这样的习惯下,认识了周良。

回忆起来,周良是我见过的第三位博友,前两位分别是 刘坤(后来的小七)、Zeraba(阿润)。与博友见面如今并不主流,当独立博客热潮退去之后,能有几个日常交流的博友已实属不易。

去见周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珞狮南路车水马龙水泄不通,隔很远就望见他,我向他招手。他告诉我来武汉参加一个Sketch的线下活动,在武汉待两天。武汉的天气三十八九度,空气里密不透风,我们聊得却很欢快

吃饭的时候我们聊起项目,聊起博客圈,聊到很多名字:万戈,林木木,Kn007,凉心,Jaskni,牧风(无冷),Elizen(三儿),漠北,沐歌,虾子酱(Yescola),ZWW,水煮鱼,Hzlzh(自力),毕扬,西门等等,我们交换这些老朋友的近况,感慨时间过得飞快,也感叹圈子真小,独立博客坚持不易,我有亲身体会,早几年因为创业的关系,鲜有时间打理博客,它也就慢慢长满荒草,但每次看到这些熟悉的名字,一个个点开链接,又使我重燃博客写作的兴致,多年前因为兴趣,而今多半因为信仰。

我把我最近在研究的项目讲给周良听,他饶有兴致,很认真的给我讲他的见解,这个比我小4岁的小兄弟非常有想法,年纪轻轻已经经历创业的酸甜苦辣,更加让我认识到后生可畏,更加觉得学无止境。早些年上大学的时候,我推崇“读书无用论”,如今进入社会,痛恨自己才疏学浅,胸无点墨。当初信誓旦旦在QQ签名中写上“坚定信念,投身新闻,此签名四年不换”,中途选择放弃转行做互联网,虽然现在混得也不算差,但还是看不起自己。

我与他讲我经历的最难熬的创业经历,讲不堪回首的艰难抉择,跟一个有相同经历的朋友讲这些让我觉得轻松,几年熬下来我已不是那个容易心血来潮的愣头青,增加的是社会阅历和对事情更成熟的看法——必须承认这当中有很多都源自博友们的日常分享,时常翻看,提醒我不要掉队。

只是Feed中存活的订阅已经越来越少,让人觉得遗憾,当初热衷博客圈子的朋友,因为工作的压力、生活的羁绊、兴趣的流失,选择了妥协,这是时间的程式不可回避,而我希望自己能够写的更久一些,写到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或者更多一点。

尽管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面基,对我而言却有着重要非凡的意义——过去几年中零社交的状态终于结束了!诚挚欢迎各位大佬们来到武汉指点迷津把酒言欢,这里鱼肉管饱,酒水管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