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基小记:Ericec周良

今天在木木的Bitcron群里,得知周良来了武汉,果断约了时间,见见这位认识多年却又素未谋面的博友。

我认识周良的时候,他还没有用上Ericec这么洋气的名字,那时候他叫“小武”,一晃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那是WordPress独立博客大热的时候,写博客的人多,我也是其中之一,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情是去访问博友的网站,看他们的最新发现、生活感悟、技术心得,也就是在这样的习惯下,认识了周良。

回忆起来,周良是我见过的第三位博友,前两位分别是 刘坤(后来的小七)、Zeraba(阿润)。与博友见面如今并不主流,当独立博客热潮退去之后,能有几个日常交流的博友已实属不易。

去见周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珞狮南路车水马龙水泄不通,隔很远就望见他,我向他招手。他告诉我来武汉参加一个Sketch的线下活动,在武汉待两天。武汉的天气三十八九度,空气里密不透风,我们聊得却很欢快。

吃饭的时候我们聊起项目,聊起博客圈,聊到很多名字:万戈,林木木,Kn007,凉心,Jaskni,牧风(无冷),Elizen(三儿),漠北,沐歌,虾子酱(Yescola),ZWW,水煮鱼,Hzlzh(自力),毕扬,西门等等,我们交换这些老朋友的近况,感慨时间过得飞快,也感叹圈子真小,独立博客坚持不易,我有亲身体会,早几年因为创业的关系,鲜有时间打理博客,它也就慢慢长满荒草,但每次看到这些熟悉的名字,一个个点开链接,又使我重燃博客写作的兴致,多年前因为兴趣,而今多半因为信仰。

我把我最近在研究的项目讲给周良听,他饶有兴致,很认真的给我讲他的见解,这个比我小4岁的小兄弟非常有想法,年纪轻轻已经经历创业的酸甜苦辣,更加让我认识到后生可畏,更加觉得学无止境。早些年上大学的时候,我推崇“读书无用论”,如今进入社会,痛恨自己才疏学浅,胸无点墨。当初信誓旦旦在QQ签名中写上“坚定信念,投身新闻,此签名四年不换”,中途选择放弃转行做互联网,虽然现在混得也不算差,但还是看不起自己。

我与他讲我经历的最难熬的创业经历,讲不堪回首的艰难抉择,跟一个有相同经历的朋友讲这些让我觉得轻松,几年熬下来我已不是那个容易心血来潮的愣头青,增加的是社会阅历和对事情更成熟的看法——必须承认这当中有很多都源自博友们的日常分享,时常翻看,提醒我不要掉队。

只是Feed中存活的订阅已经越来越少,让人觉得遗憾,当初热衷博客圈子的朋友,因为工作的压力、生活的羁绊、兴趣的流失,选择了妥协,这是时间的程式不可回避,而我希望自己能够写的更久一些,写到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或者更多一点。

尽管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面基,对我而言却有着重要非凡的意义——过去几年中零社交的状态终于结束了!诚挚欢迎各位大佬们来到武汉指点迷津把酒言欢,这里鱼肉管饱,酒水管够。

 

精致一点

danbo-fire-camp.jpg

大概是从2013年的某一天开始,就进入了一种不断忙碌的状态。忙碌于虚荣。

准确地说,有那么一阵子,很长的一阵子,我是一个分不清昼和夜的创业者,我知道只有争分夺秒才能弥补起步太晚的劣势。我和对手在时间上赛跑。

也大概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过得越来越简单,饭能吃饱就好,觉能睡着就好,日子能过就好。

朋友说,你这不叫简单,叫糙。

一糙就糙了三四年,糙成了习惯,突然松弛下来,反倒有点不适应,睡得早了,吃得香了,睡得稳了,日子变有趣了。

陆陆续续又发掘了自己收纳打扫的天赋,做菜的兴趣,和从来没落下的弹琴哼唱的本事。

于是,我又成了更好的自己。生活不是一条路走到黑,而是天黑前能有一个安稳的地方歇脚。

 

Hello World!

直到域名注册商给我发邮件提醒域名快到期了,我才想起来我本应该还有这里一个自留地,一晃六七年过去了。

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最纠结的莫过于工作上重新定位寻找方向,逐渐对自己产生了莫大的怀疑,还好有亲人开导,现在积极很多。

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总是需要放下很多包袱,才能轻装前行。

这个博客还会和之前一样,定位在个人随笔和技术心得。

~~听闻多说即将停止运营,也就顺手换了Disqus社会化评论,所以如果在读文章的你没有掌握出墙技能很有可能看不到评论也无法提交评论,而你又真的还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话,给我发邮件吧~~

Update: 听取了一些朋友的建议,因为墙的原因,拖累了加载速度,还是舍弃掉了Disqus社会化评论,用回Typecho自带的评论系统,这样一来就又不得不花些心思对付spammer了。

Cheers!